我眼中的亲子关系 | 读《孩子,你慢慢来》

 

龙应台大名鼎鼎的“人生三书”之一,薄薄的一本,用一个下午就看完了。作为一个刚刚当妈妈两年的女人,我很难不喜欢这本小书,字字句句,温柔细腻。

初识

一路上,两个人都很忙碌。是这样的,妈妈必须做导游,给安安介绍这个世界,安安是新来的。而妈妈漏掉的东西,安安得指出来,提醒她。

在小小孩童的眼中,世界充满了新鲜与好奇:天空是蓝色的,一轮圆圆的是太阳,一团团白白的是云,时有一阵轰鸣声过境是飞机;道路两旁茂密的树叶,草丛里偶尔跑过去的小猫;还有慢慢走过的,或是骑车从眼前经过的,各种各样的人。眼前这么多,真的看也看不完。而每一样,我都会给她细细指出,也许背后还有一个故事,要待我慢慢讲出来。我每说一句,女儿就重复着说一句,时光就这么慢慢流淌着。

孩童的想象力,同样出乎意料。你说那节日的装饰彩带,随风飘舞如波浪翻滚,谁说那不是一条龙呢?地上各式各样排列着的玩具车队,谁又说那不是龙呢?成人的世界,大多是已形成定势的思维,但小朋友却有独特的思考方式,如同皇帝的新衣,石破天惊。

终于嫁给了王子

妈妈心惊肉跳地读着白雪公主的故事,短短的情节中,有各式各样杀的方法……我怎么能跟两岁的孩子讲这种故事?妈妈抛开书,自言自语起来。在他往后成长的岁月里,他会见到无数的人间丑恶事,没有必要从两岁就开始知道人与人之间的仇恨。人的快乐童年何其仓促,何其珍贵!

这样的童话故事,无非在告诉两岁的小男生、小女生:女孩子最重大的幸福就是嫁给一个王子。所谓王子,就是一个漂亮的男生,有钱,有国王爸爸,大家都要向他行礼。故事的高潮永远是——“她终于嫁给了王子!”

我给女儿买了很多绘本,女儿也非常喜欢看书,大部分绘本是关于生活习惯养成、科普类、温情的亲子读物,鲜少传统童话故事。我同样对传统童话内容和传递的价值观存疑。另外中国还有“少不读水浒、老不读三国”的老话,可见父母想给孩子传递什么样的人生观,在书籍的选择上都要慎重考虑。

对于女孩子,如今的社会更宽容也更狭隘。女权运动有相当长的历史,也确实取得了很多进步:我们有和男性一样的教育机会、工作机会,但性别歧视还是随处可见,有些事你甚至没有察觉是“性别歧视”。随着年纪渐长,很多关于女性的观念,我也没有了年少时那么激烈的意见。譬如曾经我去读商学院,想过“空中飞人”的金领生活,可体验过了,有了孩子,也很安于现在体制内的工作,乐于有更多时间和孩子读书、散步,而不是奔波在机场和路上。可能因为支撑我曾经的职业理想的,只是一份无以为继的虚荣心、而非真正的热爱吧。

在孩子的教育上,我不会刻意给她买更多的芭比娃娃,不会总给她打扮的粉粉嫩嫩,我努力在她小时候破除世俗的刻板印象,给她能接触到更多事物的机会,以便她能够自由选择喜欢的东西。无论她想做一个科学家、工程师,还是一个全职主妇,只要是她热爱的、选择的、可以自我成就的道路,我都尊重并支持。

野心

那个娇稚的女儿,此刻望着镜子里三十六岁的自己,觉得宇宙的秩序正踩着钢铁的步伐步步逼近,从开幕逼向洛模,节奏严明紧凑,谁也慢不下来。

孩子将我带回人类的原始起点。在漠漠苍穹和莽莽大地之间,我正在亲身参与那石破天惊的“创世纪”。

谁能告诉我做“母亲”和做“个人”之间怎么平衡?我爱极了做母亲,只要把孩子的头放在我胸口,就能使我觉得幸福。可是我也是个需要极大的内在空间的个人,像一匹野狼,不能没有它空旷的野地和清冷的月光。女性主义者,如果你不曾体验过生养的喜悦和痛苦,你究竟能告诉我些什么呢?

欧嬷

有一天,妈妈大概白发苍苍了,也要对一个年轻的女儿说:现在这个男人当然完全属于你,做妻子的你;但是他的过去却属于做母亲的我。或者,妈妈会倒过来说:这个男人的过去属于做母亲的我;现在的他却完全地属于你,做妻子的你,去吧!

我的母亲也曾经坐在草地上远远地看着我爬行吧?现在,母亲的手背上布满了老人斑,那只曾经牵过我、抚过我头发的手。生命的来处和去处,我突然明白了,不透过书本和思考,透过那正在爬的孩子。

现在的我,无法想象她未来松开我的手,和另外一个人组建家庭、开始新的人生。我甚至希望她永远停留在现在这里,小小软软的身体,依偎在我的怀里,让我在抱着她的时候,感受到我的不可替代。

同样,我不能想象,终有一天,我会老,我会无法照顾自己、更别说照顾我的女儿。我知道生命通过一代又一代传承,但是个体又如何呢?难道我存在的意义就是留下我的基因、繁衍下一代吗?我在人生这趟旅途中,留下的种种快乐、感动、痛苦,都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吗?即便我明白生命的来处和去处,可我依然不能平静的接受。

写给怀孕的女人

婴儿贪心地捧着妈妈饱满的乳房,吸着吸着,感觉妈妈的温软和心跳。

在一个西方的家庭里就比较简单。孩子的母亲有最大的权利,任何人都得尊重“生母“的权利。我的婆婆很清楚地认知:宝宝首先是我的儿子,其次才是她的孙子。对孩子的教养,她可以从旁帮忙,或是提供过来人的经验,甚至于表示不同的意见,但她最后一句话永远是:“当然,决定还是在于你做妈妈的。”

我喜欢这个方式。上一代与下一代的经验不同、观念有异,客观环境也在不断地变化中。对孩子的教养观念绝对是差异多于同意的。两代人同时争取对孩子的“主权”,冲突就避免不了。

不管怎么样,婆婆也是爱孙子的,这个世界,凡有爱的事情都好办一点,怕的是恨,不是爱。

我曾经回想我的哺乳期,想到的是漫长难眠的夜晚、无法安抚的宝宝。可是现在,我忽然想起了哺乳时亲子之间彼此的满足幸福,亲密无间。那份只属于妈妈的温情,会长长久久的留在我心中。

说到两代之间的“界限”,我自己是有切肤之痛的。我的原生家庭中,有一个强势的母亲,成长过程中,被窥探隐私、被不信任、不尊重,甚至冷热暴力相待都是有的。反映在我的下一代中,是母亲的强势无时无刻不横亘在我们之间,对教养孩子的方方面面都很难做到心平气和的沟通。母亲的强势,当然和她的原生家庭、以及她所处成长的生活环境有很大关系,她不自知,或是说,她自知、但也很难改变什么。有爱的事情真的好办吗?恐怕也不是的。每个人对爱的理解,千差万别,我认为对孩子的爱,是无条件的、是尊重她作为一个独立个体、而不是谁的附属品为前提的,而很多上一代的中国父母,可能都很难做到这一点。我对于传统孝道的遵循,甚至是有质疑的。我希望我的孩子,能够因为我的所作所为、我的人格,而真正的爱我、敬重我,而不仅是法律或道义上的“孝顺”

他的名字叫做“人”

“安安快乐,妈妈快乐。妈妈快乐,爸爸快乐。”

“妈妈,你的眼睛,眼珠,你的眼睛里有我,有安安,真的……”

妈妈笑了,她看见孩子眼瞳中映着自己的影像,清晰真切,像镜子,像湖里一泓清水。

寻找幼稚园

在他的幼稚园中,小朋友像蜜蜂一样,这儿一群,那儿一串,玩厌了积木玩拼图,玩厌了拼图玩汽车,房间里头钻来钻去的小人儿,像蜜蜂在花丛里忙碌穿梭,没有一个定点。

最近在给孩子考察幼儿园。

不同的教育理念,不同风格的幼儿园,还要兼顾距离、环境、费用,感觉又是个力气活。

标题内容

原野上有一头乳牛,成天悠闲自在地吃草,好像整片天空、整片草原都属于它们,一直到有一天,一只小牛想闯得更远,碰到了一条细得几乎看不见的线——那是界线,线上充了电,小牛触了电,吓了一跳,停下脚来——原来这世界上有去不得的地方,做不得的事情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昵称和uid可以选填一个,填邮箱必填(留言回复后将会发邮件给你)
tips:输入uid可以快速获得你的昵称和头像

Title - Artist
0:00